国产芯片危与机:融资升温、寻求替代

  • 时间:
  • 浏览:37

9月28日,国际芯片代工厂SMIC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只为民用和商用终端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与中国军方无关,也不为任何军事终端用户生产。此前,一家媒体网络听到了这一消息,或转发了一份疑似由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发布的文件。根据该文件的内容,向SMIC及其子公司和合资企业出口的某些产品将受到出口管制。

目前,在特殊的时代和国际环境下,外部干预已经进入SMIC等芯片制造的核心环节。芯片是一个国际化、分割化、循环化的领域。一些关键公司的变化正在影响整个供应链的神经。从制造、设计到终端,芯片厂商调整供应链,力求生存。在科技创新板、大基金等一系列国家的支持下,更多的企业找到了国内替代的机会,并正在蓄势待发。

北京九皋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汽车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公司。9月30日,CEO刘卫东告诉记者,在最近的拜访客户中,发现按照原来的情况,国内一家中小型芯片企业几乎得不到拜访汽车零部件厂商的机会,但这次却意外被对方请到了门口,对方说已经知道自己的产品。刘卫东得出结论,国产芯片的机会真的来了。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在二级市场,国内供应链上的一些重点公司,包括国内手机芯片和国内光刻机零部件企业,正准备登陆科技创新板块。

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静表示,目前来自科技创新板和中国的替代机会对半导体人才极具诱惑力,行业催生了创业冲动,近两年出现了大量小微企业。这很容易导致产业资源分散,在某些领域难以形成协同效应的问题。下一步,国家需要集中资源在卡脖子领域的重大研究项目上。

国内机会

北京九皋电子有限公司CEO刘卫东从2014年开始开发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产品对比德州仪器有限公司,从代工厂采购,卖给下游汽车零部件企业。汽车芯片需要很高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以适应我国商用车的工作条件。

汽车公司正在成为芯片的重要买家。朱静说,汽车制造中使用的半导体产品不到制造总成本的1%。今天,它的成本可以高达总成本的35%,全球市场30%的销售额来自美国,而在中国不到3%。

刘卫东表示,此类芯片国产化率低的原因是,一方面国内企业无法扩大产能,导致国产产品成本高于进口芯片;另一方面,消费者对国内品牌没有足够的信任。刘卫东回忆说,公司四年前开始寻找客户,在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里,多次被企业拒绝。被拒的原因往往是“暂时不需要国产芯片”,有些企业要求公司出示国际资质。但纵观芯片行业,从来没有任何相关机构可以授权国际资格。

据刘卫东观察,2018年中兴事件后,汽车企业开始关注国产替代,寻求国产产品的替代材料。刘卫东说,从2019年开始,他开始陆续遇到一些客户,公司也进入了几个客户的测试过程。通常经过测试,意味着可以作为国产产品进入备选行列。

就算进了车辆段系统,也不代表很快就能供货。刘卫东表示,根据最近一次走访的经验,如果进展顺利,公司将进入客户的零部件检测流程,至少需要55个月左右

除了市场机遇,资本的加持也在给半导体行业带来新的动能。根据wind数据,根据神湾二次产业半导体行业搜索,自科技创新板开板以来,已有22家半导体公司上市,科技创新板172家公司中有13%是半导体企业。记者了解到,包括国产手机芯片和国产光刻机零部件企业在内的一些国内供应链重点企业也在准备登陆科技创新板块。

中国第一波半导体企业诞生于2000年左右,但最初的情况是中国没有大型集成电路基金。虽然中国政府重视半导体,但支持的重点仍然是国家项目。

半导体公司的盈利周期很长,初创企业的融资金额往往需要几亿美元。早期融资困难。2010年左右,半导体公司在一级市场的投资规模与行业的融资需求相比还远远不够。国内机构的趋势是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很少关注半导体领域。

这些半导体公司的融资往往是从外资开始,然后选择海外上市。一些关键的国内芯片公司,SMIC和紫光展锐,已经在海外上市。直到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又称“大基金”)的成立,让国内芯片企业看到了国内上市的方向,到2018年底,国家正式宣布成立科技创新板。

一位二级市场的半导体投资者告诉记者,在科技创新板成立之初,该组织并没有对科技创新板中的很多芯片公司做出反应,因为如果只从财务角度来衡量这些半导体公司,该组织短期内看不到非常可观的回报。

直到2019年7月,中卫公司、安吉科技、兰琪科技等一批芯片公司登陆科技创新板块,市盈率高,超额认购,让机构看到了科技创新板块的走势。一级市场的一位半导体投资者表示,很多机构发现,用原有的眼光和思路做二级市场是不可能的,科技创新板有机会重构a股高科技公司估值体系,同时形成财富效应,吸引半导体高科技人才。

当心泡沫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2020年以来,半导体二级市场出现了泡沫。据wind数据显示,从科技创新板开始到今年7月10日,半导体成分指数在所有深湾二次产业指数中涨幅最大。筹码ETF指数净值一路上涨。

一级市场的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从半导体行业的角度来看,默许泡沫的存在有利于产业发展,因为只有泡沫的存在才会促使更多的机构追求一级市场,形成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的良好融资链。

朱晶说,就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半导体出现一定的泡沫有利于产业发展,但现在泡沫日益增大,容易导致产业资源分散,在某些领域难以形成协同效应,不利于芯片技术的突破,最后泡沫破裂,可能会对产业造成伤害。

在朱静看来,目前科技创新板和中国的替代机会对半导体人才非常具有诱惑力,行业已经催生了创业冲动。近两年出现了大量的小微企业。相应的,很多人之前并没有关注半导体行业的资本,也开始追求半导体项目。

刘卫东表示,对于行业来说,半导体融资已经进入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时期,这是一个突然的收益,而不是自然的发展,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行业缺乏人才,难以聚集人才。发展半导体,使资本增长与人才供给相匹配

她认为,目前最普遍的政策其实是人才减税,包括国家层面的半导体从业人员减税,加大人才培训。只有人才供应充足,才能解决行业内很多“顽症”。对于卡脖子领域的重大研究项目,需要集中资源。最好在一线城市的几个主要工业城镇设立国家平台,重点研究,进一步加强创新资源保障。对于市场化程度高、竞争充分的领域,要创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减少直接补贴,发挥市场化资金的作用,真正选拔具有创新能力的种子选手。

作者:沈

(原标题:融资升温,寻求替代国产芯片的危机与机遇)

(主编:钟_NF5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