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发家史:两个月80亿"销售费" 5年10起行贿案

  • 时间:
  • 浏览:36

资料来源:21部新健康原创作品

编者按

10月17日上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上发布了标题文章《严查权钱交易,建立失信名单,集中带量采购,斩断医疗贿赂利益链》。近日,国家医保局和国家最高法院联手,建立医药商业贿赂等案件的信息交流和共享机制。各部门重拳出击医疗贿赂问题,保价护航集中采购。与此同时,在资本市场上,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对药品销售的关注,纷纷亮出反对商业贿赂的宝剑。

21名新卫生记者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梳理了一些医疗贿赂的信息,并对案例进行相关分析,透视行业发展趋势。

最近,步长制药发布了一系列公告,包括接受其子公司疫苗临床试验申请,以及增加“预防用生物制品”的生产范围。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其实是步长药业战略转型的体现。

自2018年以来,步长制药相继推出转型战略,旨在从销售型公司转型为技术型公司。

事实上,作为传统的以销售为导向的医药企业,步长药业近年来一直密切关注其高额的销售费用。21《新健康》指出,近10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增长了2.3倍,从2011年的24.45亿元跃增到2019年的80.81亿元。年报显示,公司九成以上的销售费用花在“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上。

北京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石立晨曾指出,医药公司的营销和学术推广费用一直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地区。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裁判文书网上披露了10起行贿案件和步长制药有关。

每年的“销售费用”超过80亿。面对监管部门全面暂停“黄金销售”,步长药业该何去何从?

01

步长发家史

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其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箱和妇科药物领域。

根据企业调查,步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涛,53岁,新加坡人。自2001年起担任山东步昌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现担任步昌(香港)董事、首成国际(香港)董事、大德控股董事。

步长药业创始人赵步长是赵涛的父亲,步长药业现任总裁赵超是他的二儿子。

资料显示,赵步长1942年出生,毕业于Xi交通大学医学院(原Xi安医学院),后响应号召前往位于中苏边境的新疆阿勒泰分校。1963年夏天,动员他的妻子吴来到茫茫戈壁沙漠。在新疆工作18年后,被调回咸阳核工业部215医院,成为普通医生。他们的四个孩子都出生在新疆。

赵步长

根据《商界杂志》中的一篇文章,赵父子的家史可以称为“上阵杀敌”。

不同于当时许多“一代人征服世界,二代人继承衣钵”的家族企业,步长制药的最早发展是赵步长父子三人合力缔造的。赵步长以中风和冠心病为主要研究方向治疗中风偏瘫,创立了“药气针灸”、“脑心同治”的理论。1992年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赵涛,1966年出生,和父母、吴一样,也是一名医学生。1989年毕业于Xi医科大学,与父亲一起开始研究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药气针灸”技术。

根据上面的文章,1992年冬天,赵步长父子应邀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中医针灸走向世界国际研讨会”,期间他们参加了一次现场诊疗活动。在专家和记者的密切注视下,赵涛给60岁瘫痪6年的刘亚梅戴上了特制的药帽。按摩了一会儿他的头后

第二天,新加坡的报纸刊登了“中国神针”成功诊治的消息。赵父子成为新加坡知名中医名人,赵涛继续在新加坡行医。1993年8月28日,布加勒斯特制药有限公司宣布在咸阳成立。企业性质为“中外合资”,启动资金为赵涛汇出的40万美元。27岁的赵涛在新加坡行医三个月后,赚了90万美元。

此后,一家两代人组成了一个“十人小组”,学医的小女儿赵静辞去公职加入其中,目前是该小组下的山东丹红药业董事长。此外,赵涛和赵超两兄弟的儿媳,大女儿赵华和姐姐赵静的丈夫也在布加勒斯特工作。

次年,步长药业首个独家专利药品“步长脑心通”上市,当年以500万元的价格售出。从此,这种“爆炸性”产品一路猛冲,现与地奥心血康、Tasly复方丹参滴丸并列心脑血管中成药三大品牌。

但是,该产品也因质量问题多次上“黑榜”。

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被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曝出丹参酮IIA含量不合格。2017年7月,消费者投诉该产品中有类似头发的未知物质。医保目录限制报销40多种常见中成药,其中脑心通(片剂、胶囊)仅限于中重度脑梗死、冠心病心绞痛患者。

2020年4月10日,脑心通胶囊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点名”,要求修改说明书,增加“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其中新增十余种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呕吐、腹胀、腹痛、腹泻、腹部不适、便秘、口干、头晕、头痛、皮疹、瘙痒等。增加禁忌项目“禁止对本品及其成分过敏者”;注意事项除了建议饭后服用外,还提醒“有出血倾向、经期或使用抗凝、抗血小板治疗的患者,以及脾胃虚弱、体质过敏者;同时建议不要与藜芦同用。

此外,据媒体报道,2002年,司法当局证实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的郑筱萸,于2002年下半年收受赵步长给予的钱物,为该公司申报其生产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获批提供帮助。

2006年12月26日,郑筱萸被中央纪委“双规”。次年5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郑筱萸案。郑筱萸次年因利用职务之便,擅自修改步长药业等企业药品标准被判处死刑。

2016年11月18日,步长药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高喊“世界步长”口号。按当日市值计算,赵氏家族财富达284.81亿元,成为当年山东首富。

02

10起裁定书和判决书

相比高调的口号,近年来步长药业的贿赂事件可能更为人所知。

21新健康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步长制药”、“受贿”关键词,发现2015年至今共有10起裁定书和判决书。

2020年7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站公布了一起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的刑事判决书。说明2016年以来,原河南省商水县人民医院主治医师王海生利用职务之便,在12.5万元非法收受陕西步昌药业有限公司业务员苏某的药品回扣。

2019年,陕西步昌药业有限公司业务员唐向原湄潭县中西医结合医院信息科科长陈耀刚行贿,并向行贿。

另有8项判决显示,步长药业在药品促销过程中带金销售,业务员向乡镇卫生院领导、县医院医生行贿,数额为32.51万元

6万-11万不等

03

北京陈鼎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石立晨曾指出,医药公司营销和学术推广费用一直是高发的是

数据显示,该公司的心脑血管相关产品包括中成药丹红注射液、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化学药物谷宏注射液。四品治疗范围涵盖中风、心律失常、供血不足、缺血性梗塞等常见心脑血管疾病。

2016年,步长药业上市。招股书显示,2013年至2015年,丹红注射液年销售额分别达到41.61亿、38.31亿和33.6亿,合计113.52亿。收入占30%以上,利润占40%以上。

早在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步长药业在“市场和学术推广”方面的投入分别为44.66亿元、51.83亿元和58.41亿元,共计154.9亿元。在2016年的起底:年“销售费”达80亿,招股说明书显示,在报告期内,“市场和学术推广费”占当年营业收入的50%以上,即本期

以2018年为例,步长药业组织了1.9万多场市场活动、2.3万场市场调研活动和2万场学术交流活动,平均每天有52场以上的市场活动、63场市场调研活动和54场学术交流活动,可谓全年“马不停蹄”的活动。

如此庞大的销售费用能给步长药业带来多大的业绩增长?

2017-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步长药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38.64亿元、136.64亿元、153.55亿元和70.35亿元,2017-2019年分别增长12.52%、-1.44%和4.32%,2020年上半年增长9.5%,可见步长制药“行贿门”事件频发,背后正是药企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在作祟。

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步长药业实现营业收入70.35亿元,同比增长9.85%;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9.02亿元,同比增长12.86%。且其销售费用为36.84亿元,销售费用比例为52.37%。其中营销、学术推广、咨询费用34.88亿元,占94.68%。

至于常年占90%以上的“营销、学术推广费、咨询费等费用”,步长药业解释,这部分费用主要包括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各种学术推广会议等活动的会议费和差旅费。此外,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的年报中提到,公司营销模式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在心脑同治理论指导下的专业学术推广。

2018年5月,上交所还就这部分费用向步长药业发出询证函,要求该公司说明其用途及合理性。

对此,步长药业在复信中表示:“专业的学术推广营销模式是公司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公司以精细化、规范化的管理为导向,不断打造专业的学术推广团队,通过团队进行专业的学术推广。提升公司的品牌形象和产品意识,促进产品销售。”

史立臣指出的

2019年6月,财政部网站发布《财政部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重点关注医药企业费用、成本、收益的真实性。具体包括:购买的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回扣的现象;是否存在用咨询费、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等各种发票提取大量现金的现象。

国家也加强了“以金卖金”的管理。9月16日,国家健康险局发布《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给予回扣等诚实信用的行为应当纳入评估范围;将企业报告与平台记录相结合,掌握医药企业的不可信信息;根据法院判决或行政处罚确定的案件事实,确定失信等级并动态更新;分级采取警示、风险警示、限制或暂停招标网、公开披露失信信息等处置措施。

前任林小芳

2011年,步长销售费用为24.45亿元,至2019年,相关指标增加到80.81亿元,增长了2.3倍。

不久前,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2015年,平均每天花1600万元用于“推广”。的业内人士说:“药房托管的实施不能继续下去,因为它很容易导致垄断,进而滋生腐败。药房托管其实是另一种卖金方式。通过药房托管,企业可以给医院至少15%到30%的返利,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医药分开的初衷。现在政策堵住了这条路,企业就失去了黄金销售的一条路。”

剥离药房托管业务后,步长药业未来该何去何从?

9月22日,山东步长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长药业”)宣布,拟以2175.23万元的价格转让控股子公司湖北步长九州通药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转让完成后,步长药业将完全退出相关业务。

据了解,2017年,步长药业与九洲通联合成立湖北步长九洲通。当时双方合作期限暂定为10年,经营模式调整为专业药房经营模式。

但2018年11月,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文《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公立医院不得承包或出租药店,不得将药店委托给营利性企业。

显然,药房托管不符合国家相关政策,容易滋生腐败的“灰色地带”。很多上市药企已经离职。

南京中医药大学药事管理与法律系专家白庚良向行业媒体表示,“药房托管源于取消药品奖金,即零差销售,将医院药房从盈利部门改为成本部门。但自从2018年有关部门在文件中明确表示‘公立医院不得承包或出租药店,药店不得由营利性企业托管’,药店托管业务突然成了烫手山芋。”

对此,步长药业秘书室相关人士回应21新康称:“由于药房托管不再符合国家相关政策,公司决定剥离。转让后,公司将不再拥有任何药房业务,暂时不打算重新布局药房相关业务。”

根据步长制药2020年半年度报告:虽然在销售费用上投入巨大,步长制药的业绩增长还是走入了“瓶颈”。

此前,步长药业还发布了风险警示公告:公司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生物制药是未来的战略规划,短期内无法产生效益,初期投资金额较大,可能影响公司业绩。

今年上半年,步长药业研发支出仅为1.73亿元,但同比增长49.14%。西南证券研究报告称,步长药业研发支出比例超过其他心脑血管类制药公司。传奇的步长药业会如何发展?

财通证券分析师张文露表示,与化学制药公司的转型创新相比,中药企业面临医保控费的巨大压力,研发进展缓慢,思路尚未跟进。比如化工制备企业的研发支出为6.6%,并逐渐上升;而中药企业的研发支出只有2.3%,这两年变化不大。

其实,步长药业意识到了自身的不足,在2018年制定了以上三个转型策略。截至2020年6月30日,步长制药已获授权专利329项,在研产品224项,2020年上半年新申请专利11项,成功获得授权专利15项,其中发明专利4项。

不久前,由步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的“注射用重组人脑利钠肽”(项目代码:BC003)也获得华西医院临床试验伦理审查委员会批准,正式启动一期临床试验。

(原标题:8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