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我们还需是是什么的互联网医疗?

  • 时间:
  • 浏览:25

因为疫情,今年大家特别关注健康和医疗这个话题。但是你有没有注意到有360线,医疗线很特别。供需双方矛盾很多,既很痛苦又很委屈。

先说医生。

中国医师协会2018年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我国二级、三级医院医生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62%的医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医疗纠纷,33.2%的被调查医生患有一种以上疾病.这些数据反映了中国医疗保健群体高成本、高风险、高工作强度的现状,许多医疗保健工作者由于晋升压力、医患关系等因素长期处于焦虑状态。

不仅努力,而且不被认可。《白皮书》显示,50%的医护人员没有感受到足够的社会认同,45%的医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医院看病,“医疗不能超过二代”的现象正在加深。虽然有很多保护医生权益的措施,但根据《白皮书》,62%的医生仍然认为2016 ~ 2017年期间执业环境没有改善。

所以医学院招生压力越来越大。之前护士姐妹的“千万不要学医”照片是高考前放映的。的确,学医本身就很苦很尴尬。三分之五的医科大学出来。护士脏、累、尴尬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打。工资不高。他们在紧急情况下必须24小时待命,没有个人生活。他们完全被医学上的感觉所支持.

需求越来越多,供给越来越少。很多城市医生紧缺,医护人员缺口居高不下,导致现有医生压力更大。

再说说病人。

很多患者都经历过看病难、看病贵、看病体验差,大多都经历过“三长一短”的困境(挂号、候诊、服药时间长、就诊时间短)。

好医生都集中在几个好医院里,没日没夜的排队,就是为了让专家看个病,但是都是排名靠前的。没问几句,他们就来下一个。“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是大医院的常态。

由于缺乏专业知识,许多患者不知道去哪家医院看病。即使去对了医院,也容易迷茫,找不到合适的科室医生。即使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医生,有效的沟通时间也非常有限,往往导致医患关系紧张。

哈尔滨医科大学著名的伤人事件至今记忆犹新。2012年3月23日下午16: 30左右,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医院风湿免疫科的医护人员在忙碌。突然,一名男子闯入医生办公室,举起手中的刀,向埋头工作的医务人员和实习学生砍去。所有人都无法逃脱,导致一死三伤。死者王浩案发时年仅28岁,刚刚收到香港大学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据17岁的犯罪嫌疑人李梦男说,他曾6次去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接受治疗。他觉得他和爷爷一起从外地来哈尔滨看病不容易。但是医生不理解,不能给他足够的时间和关怀进行诊治。他开始冲动杀人。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社会各界都在呼吁加强对医生的保护,严惩肇事者,但如果问题的症结得不到解决,矛盾还是会出现。

中国科协名誉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在《中国科学报》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医患信息不对称、我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分级诊疗不完善、医疗保险概念和定位不准确等原因,医患矛盾难以消除。

医疗关乎民生。面对医疗行业的困境,政府

比如牙痛,好像是一种很小的病。这时候,如果医生以“牙痛治牙”的方式进行诊治,并没有太大的过错。但是,很多患者可能并不知道,牙痛有时候是冠心病的重要前兆!冠心病有各种症状,往往表现为其他部位疼痛而不是心脏,牙痛就是其中之一。据统计,18%的冠心病疼痛可能反映在牙齿上。这种牙痛还处于冠心病的反射期,医学上称为心源性牙痛。如果不及时诊治,会延误病情,甚至危及患者生命。

还记得2018年朋友圈炸《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的文章吗?作者用两万多字描述了他岳父的病,这个病拖垮了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最终导致死亡。

从“没什么,只是小感冒”,到简单的吃药,到家里小医院输液,到连续转院,再到ICU,我都是装了管子,用了人工肺,最后去了殡仪馆,不过才29天。

牙疼感冒的案例其实是为了说明,诊断一个看似微小的疾病,往往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更不用说其他疾病了。

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小病在社区,大病在医院”的分级诊疗口号可能只是一句口号,医疗行业目前的困境将一直存在。

那么,针对目前医疗环境存在的诸多问题,如何解决呢?

众所周知,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低效率、低体验的行业,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推动的资源再整合,获得巨大的效率和体验提升,为消费者带来高质量、高性价比的服务。

既然医疗行业目前的困境源于信息不对称、资源分配不均、线下排队效率低下,为什么不能用跨界思维和“互联网”来解决这些弊病?

然而,利用互联网解决医疗行业的问题并不容易。

几年前,一些患者使用互联网来确定他们的治疗计划。

2016年4月12日,Xi安大学生魏则西因滑膜肉瘤在家中去世,享年22岁。这个普通大学生的死亡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魏则西曾经在网上描述过自己就医的经历。他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癌症的生物免疫疗法。花了20多万,才知道是骗局。

医疗不是一个普通的行业,专业要求高,门槛高,所以需要系统的、专业的解决方案,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网站建设就能实现的,更不是靠搜索引擎和竞价排名就能实现的。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医疗?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医疗卫生服务平台——,是个好医生,或许能给我们答案。

2014年8月,平安启动“互联网医疗”板块。2015年4月,平安好医生APP正式上线。三年后,2018年5月4日,该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1833.HK,被称为全球医疗技术的第一股。从2014年到2018年,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创业到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卫生平台的旅程。

2019年9月,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突破3亿。现在平安好医生整体MAU(月活跃用户)6700万,是未来两到十个类似服务平台的MAU之和。

最大的市场规模不是一劳永逸的,也不是一个安全好医生的初心,而是“不断搭建专业的医患沟通桥梁”。基于最大规模带来的大数据优势,平安医生在不断优化产品,完善服务。

今年9月23日,平安博士正式宣布,随着战略和产品的双重升级,推出了旗下子品牌平安博士。

新的“安全医生”包括医生之家、家庭医生和私人医生三层含义,打造服务用户和医生的双平台,搭建医患沟通的桥梁,解决人们对互联网医疗“专业性”、“信任度”和“服务质量和体验”的长期质疑。总结一句话,不仅要让病人有医疗,还要让医生的职业/执业成功。

9月22日,在“中国平安2020投资者开放日——走进平安集团医疗健康生态圈”活动现场,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方向投资者介绍平安医生产品升级情况:一、私人医生升级。去年下半年,平安豪医生率先在国内推出划时代的家庭医生产品——私人医生。今年上半年,私人医生产品的阳性率为99%,建立了良好的服务声誉,形成了规模效应。

升级后的私人医生产品将包括“私人医生”服务和“家庭医生”服务。“私人医生”服务可以帮助个人用户解决常见疾病,“家庭医生”服务跟踪整个家庭,从儿童、成人到老人,为家庭提供全方位的医疗保健服务。

升级后,平安医师的愿景是利用全球领先的AI技术和国内外优质医疗资源,为每个用户提供专属医生,为每个家庭提供家庭医生,提供7X24优质个性化的医疗卫生服务,通过长期跟踪用户健康状况,生成连续完整的个人健康档案。

二是升级医生工作台。作为服务平台,只有在平台上为医生服务,这些医生才能在平台上为用户服务。

平安医师的医生平台可以理解为一个专业平台,患者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轻松访问该平台。同时,医生也可以方便地查询他所有的病人和等待会诊的情况。可以找到患者和过去的历史咨询、检查记录和处方记录的信息。同时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找到同学的博士,资深专家可以和他们交流互动。

通过这个医生工作台,平安医生可以从学历、收入、能力、效率、品牌五个方面赋能医生的需求。此外,结合AI医生的助手,他们利用技术更好地帮助医生工作,帮助每个医生实现他们在网上开诊所的梦想。

三是医生队伍升级。升级前平台有自己的1800多人的医疗团队。升级后,平台将不断吸引更多的全科医生和专家。更重要的是,这些专家和医生分布在不同的专科,可以帮助患者解决更专业的问题。升级后咨询速度更快,解决能力更强,服务范围更广,服务质量更好。

第四,保障保险升级。一方面,平安医师与平安集团的保险客户形成交叉销售;另一方面,他们配合保险产品提供强大的保险制度保障,解决医患双方在线诊疗的后顾之忧。

方说,“如有误诊或漏诊,我们负责保护。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医生团队)的专业精神。不然一般人就算排队3、4个小时也会去医院治疗感冒。”

活动发布会的现场体验让我觉得,平安医生之所以能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医疗流量门户网站,是因为它牢牢抓住了“医生”在医疗方面的核心资源,然后用技术和平台资源来赋能和服务医生,医生很好地服务平台用户,实现了正反馈。

方在现场讲话的最后谈到了三个关键人物。一是上半年平安医生整体经营收入达到27.5亿,比去年同期增长21%。二是网上医疗咨询收入6.95亿,同比增长107%。三是会员产品收入达到4.2亿,比去年同期增长200%。

性能是努力的结果,是用户的真实投票。3亿用户投票支持我们最需要的互联网医疗模式。

“平安医生”品牌推出后不到一个月,平安医生“私人医生”产品升级版将正式上线,针对个人和家庭,推出多层会员制健康管家服务,为每个用户和家庭提供基于温度的健康管理。通过不断的突破和创新,平安医师正在让专业、便捷、值得信赖的家庭医生为每个人所用,为每个家庭所用,让互联网医疗为用户带来更多的价值和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