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期货投资项目5个月赚了7.7亿 秦安股份背后的涌金系拟高位清仓减持

  • 时间:
  • 浏览:56

投资期货5个月,赚了7.7亿!这家公司背后的淘金热是为了在更高层次上清理和减少

来源:阅读是独一无二的

王赢杨秀鸿

在期货交易创下21个平仓获利纪录的同时,秦安股份最近几个月翻了一番,与股东有关的“金庸部”推出了清仓式减持计划

文通《财经》记者王赢杨秀鸿

编辑路玲

最近,一家上市公司的收益因其罕见的期货投资而火了起来。

5个月,21次清算无失败,累计收益7.69亿元。这样的期货投资业绩来自秦安(603758。SH),a股上市公司。这家公司主要从事汽车发动机核心部件的生产和销售。换句话说,期货投资只是这家公司的副业。

关于投资期货的原因,秦安股份表示,该公司生产的汽车零部件主要材料是铝。2020年,受疫情影响,铝等大宗商品价格异常下跌,公司决定选择适当时机对冲原材料,投资期货。

但值得注意的是,秦安股份在公告中承认,公司目前的期货投资金额远远超过原材料所需金额和相应的套期保值需求。据了解,公司实际投资期货投资8.7亿元,期货投资品种主要有铝、锌、铜、金等。2019年,该公司购买的铝量仅为1亿元左右。

“一般上市公司投资期货,主要是对冲与其主营业务相关的产品或原材料,但秦安股份具有明显的投资性质,不值得鼓励。上市公司要多关注主营业务。在商业中,金融投资业务的利润难以持续。镜头研究公司的创始人邝玉清说。

外界已经注意到,与辉煌的期货投资记录相比,公司的主要业绩并不突出。

自2017年5月上市以来,公司2017年至2019年实现净利润1.88亿元、6365.01万元和1.18亿元。其中2019年扭亏为盈不是主营业务,是公司厂房转让,收益2.59亿元。今年上半年,秦安盈利2.51亿元,主要来自期货的投资收益。

除了期货收益,还有公司的股价。自今年5月底以来,秦安股份首次公布期货投资收益,整体股价持续上涨,从5月底的6.2元涨到9月15日的收盘价11.83元/股,涨幅达91%。

在此期间,部分股东成功减持,并将继续减持。8月11日,上海翔鹤永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翔鹤永安”)与由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上海翔鹤永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翔鹤永安”)、上海宇成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上海宇成”),自3月10日至8月,

据企业调查,香河宏安、香河永安、上海宏成都是“金庸部”的企业,之前名声很大。

近日,由于期货投资,秦安股份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函。秦安股份表示,期货交易只是特殊情况下的阶段性套期保值和投资机会,是不可持续的。期货市场也具有极高的风险和极大的不确定性。公司将逐步缩小期货投资规模,有序退出期货投资。

关于公司期货市场表现及主营业务未来发展,记者《财经》致电秦安证券营业部,对方回应,以公告为准。

涉足期货是投机还是套期保值?

秦安期货投资大赚一笔,一举成为a股市场的网络名人公司。

9月12日,公司宣布,2020年9月10日至2020年9月11日,公司部分平仓了前期开仓的期货投资合约,平仓收益1916.33万元

事实上,秦安股份是进入期货市场的“新手”,公司从4月15日才开始投资期货。5月,董事会同意授权公司使用不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自有资金,在不影响正常经营和合法合规经营的情况下,选择适当时间开展原材料套期保值业务和期货投资。

之后,秦安股份开始加大投资额度。7月10日和8月12日,公司分别追加授权金额2亿元,目前累计金额不超过9亿元。

9月14日,公司发布《期货投资相关事项说明》,表明目前实际投资期货投资8.7亿元,其中公司自有本金5亿元,累计收益3.7亿元。公司的期货投资品种主要有铝、锌、铜、金等。公司生产经营的主要原料是铝。2019年,公司采购铝7312.5吨,采购金额10323.2万元。

同时,该公司承认,期货投资的金额远远超过原材料所需的金额和相应的对冲需求。

“所谓套期保值,是指企业本身因生产需要而购买了原材料,但担心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会造成产品成本的变化而造成损失,因此有必要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但是,使用尽可能多的集合是非常严格的。从秦安股份的公告来看,公司用于期货操作的资金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套期保值需求,已经是投机性的了。”一些期货投资专业人士表示。

在上述期货人眼里,如果单纯的对冲,收益不可能那么高,因为对冲就是锁定成本和利润,也就是说,一个公司在期货赚钱的时候,现货也会亏钱。

从秦安股份的投资收益来看,从4月15日开始不到5个月,秦安股份已经收盘21次,全部盈利。期货投资累计收益达到7.69亿元,是去年返还给母亲净利润的6.5倍。

期货圈21个平仓的总盈利记录在什么水平,是普通投资者无法企及的?

一位期货专家表示,2020年4月是上海铝期货市场的最低点,之后会一路走高,所以只要是4月之后很久,多次平仓都是有利可图的。“这取决于公司交易的频率。因为市场一直在上涨,你总是可以通过做更多的事情来获利。

回顾4月份以来的铝期货走势,可以发现上海铝期货一度跌至11000元/吨的水平。今年二季度以来,随着铝需求基本面的改善,上海铝期货价格一路反弹,最新价格突破14500元/吨,5个月涨幅达30%。

然而,众所周知,期货市场具有极高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秦安是如何准确预测价格走势的?

看公司高层管理信息,可以发现公司目前的管理层并没有实际的期货专业背景。据公开信息,秦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唐远明(原名唐远明),2006年加入加拿大。现在,63岁的他持有公司65.63%的股份。曾任国有204厂装配车间副主任、北碚缙云摩托车配件厂副总经理、重庆泰安发动机研究所所长、重庆秦安机电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秦安铸造有限公司总经理

据唐远明介绍,秦安期货投资的团队完全独立于公司的生产经营人员。“甚至我每天花在期货上的时间也不超过20%,有时候是下班后。我的大部分精力还在主业上,现在和未来。目前,该公司没有设立投资机构的计划。”

据前述期货人士介绍,从公司目前进行的期货交易来看,套期保值和投机都有,但套期保值和投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交易思路。他认为,秦安股份不仅拥有自己的投资团队,而且拥有高杠杆

根据2020年中期报告,香河宏安、上海宏成、香河永安为公司第二、三、四股东,分别持股3.27%、2.18%和2.09%,合计持股7.54%。

据调查,上述三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金庸部掌舵人陈金霞,即金庸部已故创始人魏东的妻子。

碰巧的是,第一桶被私人资本称为“金庸体系”的黄金是期货。

19年前,28岁的魏东一下子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当时据说魏东个人赚了2亿左右。此后,卫东先后创办了北京金庸金融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金庸实业有限公司,并持有九芝堂股份(000989。深圳),前进药业(600479。SH)等上市公司。“金庸部”的首都图逐渐扩大。

目前尚未证实秦安股份的期货投资是否与“金庸体系”有关,但“金庸体系”的股东确实受益于秦安股份期货投资推动的股价上涨。

“金庸”股东在秦安IPO前入股,香河宏安、上海宏成、香河永安共持股7.89%。2018年5月,秦安股份上市一年,刚过锁定期的三家公司开始抛出减持计划,但实际减持比例并不大。截至2020年8月12日,上述三位股东仅减持1.31%。

从股价走势可以看出,自2018年5月金庸解禁以来,公司股价一直在向下波动,徘徊在较低水平。直到今年5月底,股价才开始上涨。

秦安公司于5月22日宣布授权期货交易,并于5月30日首次发布期货投资成绩单,表明今年4月15日至5月28日,公司从期货交易中获利人民币1334万元。随后,公司股价从6.2元/股上涨至9月15日的11.83元/股,涨幅达91%。市值也从27.6亿元飙升至52亿元。

8月11日,秦安宣布,香河宏安、香河永安、上海宏成于2020年3月10日至2020年8月10日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438.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合计现金3960万元。

仅一天后,金庸公司股东再次披露了减持计划。公告称,截至8月12日,香河红安、香河永安、上海红安持有秦安28,868,685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57%。三家公司计划在2021年8月12日至2月12日的三个交易日内减持不超过26,327,82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00%。这个股权减持比例可以说是清仓减持。

公告称,减持的原因是股东自身的资金需求。根据秦安9月15日的股价估计,股东将套现约3亿元。

业绩逐年下滑,通过出售工厂扭亏为盈

相比盈利的期货投资副业,秦安在汽车零部件制造主业上表现平平。

据公开信息,秦安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发动机动力系统关键零部件和变速器关键零部件的生产。公司主要产品有汽车发动机气缸盖、气缸体(铸铁/铸铝)、曲轴和变速箱/外壳等。

该公司于2017年5月17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但上市后,其主营业务业绩呈下降趋势。

据《财经》记者统计,由于国内汽车行业销售持续低迷,从2016年到2018年,秦安有限公司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近三年净利润分别为2.18亿元、1.88亿元和-6400万元,净利润分别下降11.88%、13.55%和133.85%。

特别是2018年,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财务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76亿元,同比下降44.71%。该公司解释称,2018年,在汽车行业负增长的背景下,该公司主要客户的销量在2018年大幅下降,这

2019年,公司经过多次波折,扭转了业绩下滑的局面,最终扭亏为盈。财报显示,秦安股份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5.96亿元,同比下降11.91%,实现净利润1.18亿元,扭亏为盈。

公司解释,营业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汽车行业继续呈下降趋势,公司主要客户2019年销量下降,而新客户和新项目仍处于攀升阶段,公司产销量和毛利率同比下降。

然而,根据财务报告披露的信息,不是主营业务的改善将亏损转化为利润,而是通过出售其资产,准确地说,是出售其正在使用的工厂。

2019年,公司转让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蓝梅路701号的土地使用权和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取得资产处置收入2.59亿元。重庆玉龙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玉龙”)接管。

如果不包括上述非主营业务收入,公司当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15亿元,说明公司主营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与2018年6900万元的亏损相比,上述亏损进一步扩大,反映了该公司的经营困境。

但更让人担心的是,公司2019年出售的前述土地,实际上是公司的生产经营场地。它把土地卖给重庆玉龙后,不得不以2474万元的价格把土地租给重庆玉龙。这么高的房租才两年。

财务报告显示,秦安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11日与重庆玉龙签订了租赁协议。在新总部基地建成前,公司将以租赁方式使用重庆市九龙坡区蓝梅路701号作为生产经营场地,租赁期限为2019年12月12日至2021年12月11日。

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净利润再次亏损1900万元。根据2020年中期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2亿元,净利润2.51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仅为125万元,说明期货投资收益对公司中期报告业绩的贡献很大。

在期货行业遭遇盈利神话后,该公司决定“功成身退”。9月14日,秦安股份宣布,期货投资风险高,收益极不确定。随着期货标的价格回归正常,期货投资的盈利空间有限,公司将有序退出商品期货的运营,降低期货交易规模。